老成都抗旱奇事多:1937年省政府开乞雨法筵

 作者:公西柝讶     |      日期:2019-03-19 03:15:01
耍水龙(刘孝昌供图)   据《四川省志·农业志》记载,长期以来,四川省的干旱分为春旱,夏旱,伏旱三种除了成都平原有都江堰的恩泽,少水旱饥馑之外,盆地中部和东部饱受旱灾折磨解放前,由于干旱引发的饥荒,甚至造成生食人肉的悲剧屡见报端   据四川著名民俗学家刘孝昌介绍,四川在晚清到民国中早期,每遇大旱,各州、府、县官员不是科学抗旱,而是率绅民前往庙宇,顶礼焚香,设坛祭祀“1937年,天逢大旱,当时的省政府赈灾委员会委员长朱庆澜率官绅焚香乞雨省政府甚至代电全省官民一起斋戒,禁屠宰,开乞雨法筵以这样类似迷信之举抗旱,实为一时笑谈”   最迷信   儒释道融合的“设坛乞雨”   由于当时对自然科学认知普遍较低的社会环境,上到庙堂,下到民间,对抗旱采取了形形色色颇具民间风俗色彩的手段其中规模最大,档次最高,人员最广的莫过于设乞雨法坛上到中央、地方官员,下到绅民、信徒都要参加乞雨法坛往往设在龙王庙的天井内,以竹木搭成,有2、3丈高法坛上插黑白素色旗,代表山水,神龛上既有玉皇大帝,雷公电母,风伯雨师,也有老子、孔子、释迦牟尼像,可谓是儒、佛、道的大融合   在开坛前3天就会广发请帖,通知要参加的各色人等斋戒3日而在开坛当日,官民跪拜,烧乞雨文,三教轮番上台,颇有点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意思这乞雨法坛,一开就不能间断,直到将雨求下来,才能倒坛因此,每逢大旱之年,老成都的青羊宫,大慈寺总是吹吹打打,诵经声不绝于耳   而街上的民众也没闲着,正忙着抓旱魃《山海经》有言:旱魃一出,赤地千里传说中,旱魃是造成大旱的妖魔因此老成都人的抓旱魃,便是一人扮演旱魃,在城内疯跑,一人扮五猖神,在其身后猛追,追到“旱魃”时,便厉声喝问“下不下雨”“旱魃”俯首认罪“要下雨,要下雨”讨得好口彩   最好玩   闹剧一般的“抬狗乞雨”   除此之外,还有颇具成都特色的“抬狗乞雨”老天爷不灵光了,把狗抬出来充数这是源自于老成都的一句民谚“狗笑要下雨”具体办法是:准备一张大方桌,将狗按在桌上,四脚捆在四个桌角,再给方桌加两条竹竿,由2到4人抬起,像轿子一样抬着“狗大人”巡街,什么时候“狗大人”笑了,下雨就有了苗头   为了讨得“狗大人”的欢心,群众还要给“狗大人”穿上花花绿绿的衣服,用细篾丝挽上2个圈圈,做成眼镜,给“狗大人”戴上,更有好事者给方桌加上木条订的凉亭,如同官老爷出巡一般,前后10多人前呼后拥,摇着彩旗,吹吹打打,招摇过市   被人们五花大绑的狗自然是笑不出来,满街看热闹的人倒是笑得前仰后合娃娃们也不闲着,捉条小狗,搬来小方桌,依样画葫芦将狗头狗腿绑好,用洋油桶当锣鼓,彩纸给“狗大人”糊顶官帽,也是一路敲敲打打,尾行而去尽管如此胡闹,但事关“求雨大计”,当官的也不管,妈也不管,街上狗吠声,人的大笑声响成一团运气好时,狗没笑,但满街看热闹的人却把雨“笑”下来了   女孩们则是“翻绞绞”,也就是翻花绳老成都有民谚“一翻绞绞,天要下雨”往日在晒谷子的时候,女孩们一翻绞绞就要被大人骂,现在可就撒了欢,大人们非但不骂还大肆鼓励可以说,事关民生大事的乞雨活动,是大人小孩齐上阵,参与程度空前高涨的活动   最热闹   抬龙王出驾,烧龙背,耍水龙   在四川许多地方志也有这样的介绍,天干下雨往往和龙王有关,四川各地都设有龙王庙,在老成都红星路附近曾经就有一座龙王庙但龙王庙平时香火冷清,每逢大旱就门庭若市,大家纷纷来抬龙王出驾他们先找能工巧匠将被大家冷落多时,已经有些褪色的龙王塑像重新上色描彩,换上新衣,粉饰一番随后前呼后拥,吹吹打打,将龙王塑像抬出庙巡街,善男信女们戴着柳条帽,前呼后拥   传说,柳条象征观音净瓶中的杨柳枝,有乞雨之效日头正毒,泥塑的龙王渐渐有些“遭不住”,背上的泥巴晒裂口了,彩笔画的眼睛也晒掉了,善男信女们心中有些不忍,欲给“龙王”打扇,遮阳,却被旁人果断阻止“等他晒,等到龙王老爷都晒得遭不住了,就下雨了”于是,这抬龙王出驾,就是将“龙王老爷”晒得越开裂越好,让“龙王老爷”也“吃吃苦头,只好下雨作罢”在成都平原之外,四川山区之中,则流行“烧龙背”——因山势起伏如同龙的脊背,在山脊上放几把火,“龙王老爷”被烧疼了,就会逃上天,龙行生云,从而下雨   和以上两种颇有整蛊意味的乞雨方式相比,耍水龙就显得友好得多水龙是由茅草竹竿扎成,样式简单,只取其形似,尾巴和身体分开一般是由几个壮小伙,打赤膊,穿短裤,手持长竿,在场镇上,乡坝里舞给父老乡亲看沿街的乡亲们将一桶桶的水泼在水龙身上,象征龙王下水游舞龙的小伙子们全身湿透,却仍舞得虎虎生风意为久旱不下雨,龙王也难受,龙遇水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