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沙漠

 作者:颛孙屡     |      日期:2019-03-04 11:01:09
繁�w中文 园丁在小区的草坪上寂寞地浇水,从来不会认识的邻居独自牵着她的混种小狗盲无目的地穿行在小区的步行道上,停在小区酒店路边的汽车无精打采地想要甩掉身上的孤独,停车场里陈年的空气躲藏在暗黑的角落不敢触碰阳光 疲惫地生息在城市或者乡村的我们从生命的深处知道我们都是宇宙中孤独的游灵,是一个离家的生命的碎片,我们离开宇宙中遥远的家太久太久太远太远,以至于我们已经完全遗忘何处是我们天上的家园,可是我们又仍然依稀地知道这里决不是我们真正的家园,同时我们已经在亿万年漫长可怕的轮回中变得无比的脆弱、孤独、无助、绝望、恐惧、痛苦、无奈、彷徨、渺小、迷茫 窗外那些至今仍然叫不出名字的花儿,我们从来不知道它们从何而来又向何处去了,我唯一知道的是前几个月它们曾经开放在我三楼的窗前,留下过淡淡的幽香,留下过一缕无望的愁思 经过一晚的沉睡,我们原本空无一物的大脑中浮现出来的所有的千奇百怪的表面思想和观念都是我们这一生临时在尘世的岁月中建构起来的,决不是我们真正先天的思想,我们先天的思想早已经被深深地埋没在尚未了解的生命深处了我们每转生一次便必须临时为我们新的一生的岁月建构出来一个关于自我的表面思想的中心来我们人思维是必须有一个相对稳定的中心的,那个中心就是所谓的我,因为我们所将面对的情况是我们幼年时的父母,成长时的学校老师,长大后迫害我们的邪党政权,长期存在的无以计数的洗脑专家等等社会的因素将把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观念与思想强塞�M我们思想中来,并形成各种可怕的混乱的观念,这就需要我们建立一个虚幻的我出来,以组织这些不断变化着的观念和知识,否则便没有办法正常的生活,甚至会成为一个非正常人或疯子为了能够呆在人间我们不得不建构起来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思维系统,可一旦建立这个思维中心,人就从此�M入虚幻和错误中去了,因为表面的观念是无法支撑我们内在庞大的生命体系的,毕竟我们都有明白的一面,同时我们先天的自己被掩盖起来之后,我们内在宇宙内的庞大的生命体系就是一个无主的巨量的生命体系,从此,我们人极不稳定的表面思想和内在巨量的庞大生命体系从此就对立起来了这种常人中建构起来的随时会变化、极不稳定的表面思想又是按照人间的反理而行事的,成千上万的执著与欲望又在三界内和宇宙中各种生命的加强下不知不觉地支配着我们的思想与行为,我们就成了苦海中随波逐流的一片小小的浮萍,任人摆布 当我们的生命在尘世活得越来越现实的时候,我们会变得更加无法面对生命内在的孤独,无法面对尘世无望的寂寞,因为尘世中的生命在轮回中是无望的,是虚幻的,什么都没有意义,赤条条来还将赤条条地去,那种隐隐约约的宇宙中产生的漫长遥远的漂泊感和包括生命在内的现实中的一切都将在死亡面前破碎的空虚都将会把人打垮这样的生命如果强制把其关在一个接触不到任何信息的小屋内,时间稍长一些放出来可能就已经变得了一个疯子,因为思想混乱无序,万马奔腾似的杂念占据全部大脑的人其实早已经不堪一击了 离家太久的人,他的心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成了一片可怕的沙漠,是毫无生机的只有各种幻觉的沙漠,失去了所有先天的记忆,丢失了先天的自己后产生的迷茫,离开了宇宙法的相容合一与亲近变成了没有根的游灵,这一些都让我们表面的思维无法驻留在我们的内在世界里,我们需要从离家后产生的莫名的孤独与离开宇宙法后产生的绝望中逃离,而且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心中的孤独和痛苦是如何产生的,我们甚至不愿意相信我们心中会涌生出来自生命宇宙深处的孤独与痛苦,脆弱的生命不敢面对我们已经丢失了自己和我们并不是我们真正的自己的可怕问题我们虽然活着却从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从何而来,将往何处去我们唯一拥有的就是一段屈指可数的不断消亡的人生岁月,我们每一天都在走向死亡,而且我们在苦海中充满了无法摆脱的苦难的因果的报应,我们苦苦地挣扎,却于事无济 所以我们的生命总是充满了逃离,要从自己的心中逃离,我们需要忘了自己,我需要相信这个假我就是我自己,相信这尘世就是我们的家园有些人甚至放弃了对谁才是先天的自己和何处才是家园的思考与追寻,而短视地活着因此,我们活着,却活的不是自己,我们把观念当自己而活着 这可怕的真实使得我们变得需要幻想,我们在对明天的向往中遗忘今天的痛苦,我们怕呆在此刻的当下,因为当下的真实让我们充满了失望我们幻想明天会邂逅一个美女或帅哥,我们明天会拥有一辆豪车或一个名包,我们明天家庭的矛盾将得以解决,我们明天将看见那个邪恶的政权垮台,我们明天将能够脱离苦难,我们明天将……我们必须想法活在明天或者活在过去里,因为我们无法活在当下,我们必须活在外在的现实世界里,因为我们无法活在内在里,我们必须不断地逃离,我们在不断消亡的岁月中不停地奔跑,这种摇摆不定的生命状态又逼迫着我们要么在已经死亡了的过去中去寻找一些尚能中意的精神食物来喂养自己空虚的思想,要么就在对明天的向往中不断地制造灵魂的安慰品,要么活在别人的看法与执著里成为集体意识的奴才了 所以,我们人都把自己丢了,人从此都是活在自己的各种后天观念建造的幻觉里的,人的执著是虚幻的,人的观念是虚幻的,人的人生是虚幻的,人的自我是虚幻的,人是没有根的,是随时变化的,是摇摆不定的你活在你的工作里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你活在你的亲情里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你活在你的观念里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你活在你的执著中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你活在你的所求中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你活在你的孤独里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你活在你的痛苦里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你活在你的是非里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 人其实不止是一个单一的肉身,人是一个宇宙,是一个庞大的生命群,如果我们不能修成不能圆满归位,那么这个宇宙将会解体,这才是生命内在充满恐惧的根源我们越是活在现实中,越是活在表面的观念中,越是活在人世间的自我中,越是脱离大法的时候,我们内在的无数的生命就越是充满恐惧的,因为他们对我们能不能修成充满了担忧和恐惧,而这种庞大的生命群产生的恐惧经过层层的生命传递到达我们表面的大脑的时候,我们同样是恐惧的我们渴望建立内心的安宁与稳定,也就是说我们也需要“维稳” 其实我们表面思想中的自我对这一切迷茫和痛苦是无能为力的,自我唯一的办法就是选择逃离,所以我们必须找到先天的自己,这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表面的自我是在常人中建构起来的,而先天的自己是在宇宙中产生的,和宇宙真、善、忍是同性的,找到先天的自己后我们的生命便会真正地回到法中,与大法同化合一其实宇宙中的原始生命的思维中心并不是常人中形成的这个自我,而是宇宙的中心,全宇宙所有的生命都是以那个创世主为自己生命的中心的,宇宙只有一个中心,但这个中心却不是自我 我们经常意识不到人是活在自己亲身制造的幻觉里的,而神是活在真实永恒里的我们经常意识不到人是状态是随时都在摇摆不定的,而神是金刚不动的我们经常意识不到人是活在混乱的万马奔腾的观念中的,而神是静而不思的我们经常意识不到人是以自我为中心而活在自私里的,而神是活在宇宙的中心为生命的中心的无私无我的状态的 如果我们不再需要在思想中活在过去里,亦不需要在思想中活在未来里,我们时刻都能够呆在当下,向内去回归,我们便超越了时空回到了永恒 活在现实中的自我是虚幻的,只有回归活在内在的先天的自己,才是真实的修炼,是静而不思,金刚不动的,因为那才是在法中 http://zhengjian.org/zj/articles/2011/10/31/78333.html 园丁在小区的草坪上寂寞地浇水,从来不会认识的邻居独自牵着她的混种小狗盲无目的地穿行在小区的步行道上,停在小区酒店路边的汽车无精打采地想要甩掉身上的孤独,停车场里陈年的空气躲藏在暗黑的角落不敢触碰阳光 疲惫地生息在城市或者乡村的我们从生命的深处知道我们都是宇宙中孤独的游灵,是一个离家的生命的碎片,我们离开宇宙中遥远的家太久太久太远太远,以至于我们已经完全遗忘何处是我们天上的家园,可是我们又仍然依稀地知道这里决不是我们真正的家园,同时我们已经在亿万年漫长可怕的轮回中变得无比的脆弱、孤独、无助、绝望、恐惧、痛苦、无奈、彷徨、渺小、迷茫 窗外那些至今仍然叫不出名字的花儿,我们从来不知道它们从何而来又向何处去了,我唯一知道的是前几个月它们曾经开放在我三楼的窗前,留下过淡淡的幽香,留下过一缕无望的愁思 经过一晚的沉睡,我们原本空无一物的大脑中浮现出来的所有的千奇百怪的表面思想和观念都是我们这一生临时在尘世的岁月中建构起来的,决不是我们真正先天的思想,我们先天的思想早已经被深深地埋没在尚未了解的生命深处了我们每转生一次便必须临时为我们新的一生的岁月建构出来一个关于自我的表面思想的中心来我们人思维是必须有一个相对稳定的中心的,那个中心就是所谓的我,因为我们所将面对的情况是我们幼年时的父母,成长时的学校老师,长大后迫害我们的邪党政权,长期存在的无以计数的洗脑专家等等社会的因素将把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观念与思想强塞�M我们思想中来,并形成各种可怕的混乱的观念,这就需要我们建立一个虚幻的我出来,以组织这些不断变化着的观念和知识,否则便没有办法正常的生活,甚至会成为一个非正常人或疯子为了能够呆在人间我们不得不建构起来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思维系统,可一旦建立这个思维中心,人就从此�M入虚幻和错误中去了,因为表面的观念是无法支撑我们内在庞大的生命体系的,毕竟我们都有明白的一面,同时我们先天的自己被掩盖起来之后,我们内在宇宙内的庞大的生命体系就是一个无主的巨量的生命体系,从此,我们人极不稳定的表面思想和内在巨量的庞大生命体系从此就对立起来了这种常人中建构起来的随时会变化、极不稳定的表面思想又是按照人间的反理而行事的,成千上万的执著与欲望又在三界内和宇宙中各种生命的加强下不知不觉地支配着我们的思想与行为,我们就成了苦海中随波逐流的一片小小的浮萍,任人摆布 当我们的生命在尘世活得越来越现实的时候,我们会变得更加无法面对生命内在的孤独,无法面对尘世无望的寂寞,因为尘世中的生命在轮回中是无望的,是虚幻的,什么都没有意义,赤条条来还将赤条条地去,那种隐隐约约的宇宙中产生的漫长遥远的漂泊感和包括生命在内的现实中的一切都将在死亡面前破碎的空虚都将会把人打垮这样的生命如果强制把其关在一个接触不到任何信息的小屋内,时间稍长一些放出来可能就已经变得了一个疯子,因为思想混乱无序,万马奔腾似的杂念占据全部大脑的人其实早已经不堪一击了 离家太久的人,他的心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成了一片可怕的沙漠,是毫无生机的只有各种幻觉的沙漠,失去了所有先天的记忆,丢失了先天的自己后产生的迷茫,离开了宇宙法的相容合一与亲近变成了没有根的游灵,这一些都让我们表面的思维无法驻留在我们的内在世界里,我们需要从离家后产生的莫名的孤独与离开宇宙法后产生的绝望中逃离,而且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心中的孤独和痛苦是如何产生的,我们甚至不愿意相信我们心中会涌生出来自生命宇宙深处的孤独与痛苦,脆弱的生命不敢面对我们已经丢失了自己和我们并不是我们真正的自己的可怕问题我们虽然活着却从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从何而来,将往何处去我们唯一拥有的就是一段屈指可数的不断消亡的人生岁月,我们每一天都在走向死亡,而且我们在苦海中充满了无法摆脱的苦难的因果的报应,我们苦苦地挣扎,却于事无济 所以我们的生命总是充满了逃离,要从自己的心中逃离,我们需要忘了自己,我需要相信这个假我就是我自己,相信这尘世就是我们的家园有些人甚至放弃了对谁才是先天的自己和何处才是家园的思考与追寻,而短视地活着因此,我们活着,却活的不是自己,我们把观念当自己而活着 这可怕的真实使得我们变得需要幻想,我们在对明天的向往中遗忘今天的痛苦,我们怕呆在此刻的当下,因为当下的真实让我们充满了失望我们幻想明天会邂逅一个美女或帅哥,我们明天会拥有一辆豪车或一个名包,我们明天家庭的矛盾将得以解决,我们明天将看见那个邪恶的政权垮台,我们明天将能够脱离苦难,我们明天将……我们必须想法活在明天或者活在过去里,因为我们无法活在当下,我们必须活在外在的现实世界里,因为我们无法活在内在里,我们必须不断地逃离,我们在不断消亡的岁月中不停地奔跑,这种摇摆不定的生命状态又逼迫着我们要么在已经死亡了的过去中去寻找一些尚能中意的精神食物来喂养自己空虚的思想,要么就在对明天的向往中不断地制造灵魂的安慰品,要么活在别人的看法与执著里成为集体意识的奴才了 所以,我们人都把自己丢了,人从此都是活在自己的各种后天观念建造的幻觉里的,人的执著是虚幻的,人的观念是虚幻的,人的人生是虚幻的,人的自我是虚幻的,人是没有根的,是随时变化的,是摇摆不定的你活在你的工作里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你活在你的亲情里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你活在你的观念里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你活在你的执著中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你活在你的所求中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你活在你的孤独里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你活在你的痛苦里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你活在你的是非里的时候,你是活在虚幻里的…… 人其实不止是一个单一的肉身,人是一个宇宙,是一个庞大的生命群,如果我们不能修成不能圆满归位,那么这个宇宙将会解体,这才是生命内在充满恐惧的根源我们越是活在现实中,越是活在表面的观念中,越是活在人世间的自我中,越是脱离大法的时候,我们内在的无数的生命就越是充满恐惧的,因为他们对我们能不能修成充满了担忧和恐惧,而这种庞大的生命群产生的恐惧经过层层的生命传递到达我们表面的大脑的时候,我们同样是恐惧的我们渴望建立内心的安宁与稳定,也就是说我们也需要“维稳” 其实我们表面思想中的自我对这一切迷茫和痛苦是无能为力的,自我唯一的办法就是选择逃离,所以我们必须找到先天的自己,这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表面的自我是在常人中建构起来的,而先天的自己是在宇宙中产生的,和宇宙真、善、忍是同性的,找到先天的自己后我们的生命便会真正地回到法中,与大法同化合一其实宇宙中的原始生命的思维中心并不是常人中形成的这个自我,而是宇宙的中心,全宇宙所有的生命都是以那个创世主为自己生命的中心的,宇宙只有一个中心,但这个中心却不是自我 我们经常意识不到人是活在自己亲身制造的幻觉里的,而神是活在真实永恒里的我们经常意识不到人是状态是随时都在摇摆不定的,而神是金刚不动的我们经常意识不到人是活在混乱的万马奔腾的观念中的,而神是静而不思的我们经常意识不到人是以自我为中心而活在自私里的,而神是活在宇宙的中心为生命的中心的无私无我的状态的 如果我们不再需要在思想中活在过去里,亦不需要在思想中活在未来里,我们时刻都能够呆在当下,向内去回归,我们便超越了时空回到了永恒 活在现实中的自我是虚幻的,只有回归活在内在的先天的自己,才是真实的修炼,是静而不思,金刚不动的,因为那才是在法中 http: